工资普涨近10,为农民工提供保障

摘要:2月25日,北京怀柔劳务市场,一名保安公司负责招工的男子身着保安服,举着牌子,在人群中笑呵呵地介绍岗位情况。怀柔劳务市场的招工者普遍反映,今年的招工成功率不如往年,供不应求的现象严重。一位招工者说,他们来得比求职者还早,走得比求职者还晚。
出发…

据《劳动报》报道,上海企业加薪15%仍招不足人,山东节后缺工近百万,武汉“抢人战”白热化,重庆一线技工缺口15到20万……“用工荒”已不仅仅是长三角、珠三角等沿海城市的问题,而是形成了席卷全国的冲击波。

“原来我们计划今年扩充产能,招工4000人左右,但现在连2000人都没招到,还不如以前的工人多,只能无奈减少今年的生产量。”山东青岛哈达石墨有限公司负责人王总说,公司普工的工资已涨到2300元以上,即便如此,今年工厂仍招不满工,这大大限制了企业的生产能力。

2月25日,北京怀柔劳务市场,一名保安公司负责招工的男子身着保安服,举着牌子,在人群中笑呵呵地介绍岗位情况。怀柔劳务市场的招工者普遍反映,今年的招工成功率不如往年,供不应求的现象严重。一位招工者说,他们来得比求职者还早,走得比求职者还晚。

一方面,我国是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,而另一方面,企业却招不足人。近几年来屡屡上演的“用工荒”现象,暴露了我国在社会分配、产业结构、劳动者素质等诸多方面存在的不合理之处。

正月十五元宵节过后,各地迎来今年最大的节后返工潮。但中国证券报记者从山东、珠三角、长三角等地了解到,返工潮并未解决当地大量企业结构性缺工的矛盾。一些分析人士指出,在企业生产复苏和通胀预期背景下,劳动力短缺现象短期难以解决。用工荒倒逼企业尝试以“机器代替人”的模式破解困局。

出发去新单位报到前,郭胜忙着打理头发,他想给新同事留下好印象,在大城市闯荡是他的梦想

现象

千方百计抢人

怀柔劳务市场,过了中午,集市就基本散了。招工成功率不高,很多招工广告散插在枯枝上。

长三角:用工单位“饥渴度”更甚往年

元宵节过后,各地出现节后返工潮,求职人员激增,劳务市场的招工企业也迅速增加,但当前劳务市场在总量上还是处于一个求大于供的情况,结构性缺工矛盾突出。很多企业年前都已预期到今年用工荒来得比较早,刚过完年就各出奇招,千方百计抢工人。

春节过后,京城各大劳务市场都出现了供不应求的场面。尤其是保安、保洁、保姆以及销售等行业,用人单位纷纷提高待遇,降低招聘门槛,但依然难以招到满意的人选。

每年春节过后,长三角地区的各大劳务市场都会上演“用工荒”,然而今年用工单位的“饥渴度”更甚往年。

招工单位需求量大的是制造业的普工,涨薪是众多企业祭出的首要法宝。东莞长安镇一家服装厂厂长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,很多企业等到春节后才提高工资来吸引工人,而他们企业在春节前两三个月就已经调高工人工资。员工工资高了,对企业信心也高,过了节后他们更愿意回来,而且老员工回到家乡,还可能带亲戚朋友来。

85后“三无人员”郭胜

在上海,虹口足球场、上海人才大厦、八万人体育场、浦东人才市场同时举行了四场规模较大的招聘会,不少企业加薪15%吸引应征者。然而“工人更难招了”,是招聘会上用工单位集体的反映。

本周将有20多家东莞企业组团前往河南,从郑州到许昌,随团带来的还有3万个工作岗位信息。从报名的情况来看,普工的平均工资从去年的1800元大幅度提升到2500元左右。为了能招到员工,企业基本都用报销路费以及提高公司的生活环境和福利待遇,来打动求职者。

郭胜,22岁,发型很潮,但并不影响他在北京市怀柔区劳务市场的受欢迎程度。刚到劳务市场5分钟,他已经被招工者团团围住好几次了。不到中午,就被一家亦庄的铝合金加工厂相中。

在南京,国内第三大劳务市场———安德门民工就业市场提供了近2万个就业岗位,但从春节开市后至今,仅有1000多农民工上岗,用人单位招工不足一成。

多原因造“荒”

来自山东农村的他曾在湖南打工一年,济南打工两年。这次来到北京才5天,就顺利地找到了工作。回到借宿朋友家的出租屋,他拿起吹风机整理发型。

与上海、南京情况相似的还有浙江。

为何用工如此紧张?从表面看,这与外贸需求复苏、一部分外向型企业订单增加有关。东莞友讯电子厂厂长龚志富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,年前企业的订单就已排到5月份,全负荷生产以供应全球客户。“目前全球电子产品正进入一个更新换代期,对通讯电子产品需求量很大。”他表示,新增订单主要集中在欧洲和美国市场,日本的市场份额也会有一定增加。

“为了给下午见面的同事们留下好印象嘛”,他笑着说,“我不吃惊这么快就找到了工作,我还年轻,多一些社会经历,在大城市闯闯一直是我的梦想,都说北京机会多嘛。”

有些上海企业直接包车到河南、安徽去接人。在南京安德门民工市场外,常常出现许多招工单位主动“拉人”的情景。

还有不少分析人士指出,用工荒的一个主要原因是中西部地区与沿海地区“抢劳力”。从沿海地区特别是珠三角,到闽东南、浙东南等加工制造业聚集地区,再到长三角和京津唐地区,直至江西、河南、湖南这样的劳动力流出区域,“用工荒”和“技工荒”开始蔓延。

关于对方工厂提供的待遇,他也不是百分百满意:“我在济南做电焊工,一个月3000元。在北京虽然包吃包住,可是工资只有1900元。但我看重的是北京这个大城市,所以也无所谓了。”

山东:工资上涨20%仍难招人

安邦集团分析师贺军认为,受困于目前严格的户籍制度、高昂的城市生活成本以及农民工在社保、医疗、子女就学等方面待遇问题的考虑,相关企业仅仅靠加工资很难挽留农民工。近两年物价的不断上涨,让在外务工人员也承受很大的压力。

出生于1989年的郭胜毕业于一所中专院校,爸爸妈妈在农村老家种地,一个哥哥在济南打工。

作为玩具和纺织大省的山东,节后也出现了“用工荒”。

另外,内地不少省市经济快速发展、就业机会增加、薪资待遇提高,使农民工纷纷回流返乡。

“我受不了种地,种地多苦啊,面朝黄土背朝天的。”不过,工作三年的郭胜也不是没有遗憾。“在济南工作,工资还不错,可是我朋友多,常常去KTV、台球厅和网吧玩,几年过去了也没有存下钱。我已经不小了,我打算以后省点,不能再做无房、无车、无老丈人的三无人员了。”

济南万家盛世人力资源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万忠说:“通过年前对雨润、雷诺西服、北京外事安保等合作企业的调研,以及和同行的交流,我们预计节后山东的用工缺口接近100万,而且短时间无法缓解。”

农产品价格快速上升让一些农民切实获得实惠,二产三产之间的收入水平渐渐缩小,也令外出打工的农民工数量减少。山东诸城市徐洞村的老李以前在市里的造纸厂打工,但今年开春他准备重新务农。“我姐夫承包了5亩地种黄姜和大蒜,去年姜蒜价格很高,一亩地就能净赚一万多块钱,比出去打工合适,还能顾上家,我准备今年向他学学技术也种姜了。”

招工人员起得早

据了解,目前山东出现“用工荒”的企业主要集中在服装、食品、手工艺等行业。这种类型的企业有很多是出口为主的,经过金融危机之后,它们的市场环境迅速好转,订单也在不断增加,因而产生了大量用人需求。

倒逼产业升级

老王是北京某饭店负责招工的人员,他对这些80后务工人员是“又爱又恨”。爱的是他们年轻有干劲,可是他也有烦恼。“现在的年轻人脑子活络,性格还敏感,事情做得不好还不让人说,一说就翻脸,有的还装病。比起前几年,我们的管理方式需要提高了。”

提高工资来招聘工人已经成为今年的一个比较普遍的现象,有些企业已经将工资上调了20%。但是万忠表示:“从实际招工情况来看,效果并不理想。”

遭遇了严重的用工荒和成本上升,不少企业开始想方设法进行产业升级,通过提高自动化程度和技术改造,尝试以“机器代替人”的模式破解企业的“用工荒”困局。

怀柔劳务市场的招工者普遍反映,现在招工成功率是一年不如一年了。

安徽:打响“抢人”大战

龚志富表示,像电子产品等劳动密集型企业可以通过改进设备和流程,“原来我们一个生产线是十人一组,现在可以减少到八人一组,虽然工资上涨了,但劳动生产率提高可以弥补工资成本的损失。”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